万搏官方app

民营小微融资压力不减 关键在于形成公平融资环境

原标题:首席对策丨民营小微融资压力不减 关键在于形成公平融资环境 摘要 【民营小微融资压力不减 关键在于形成公平融资环境】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可能进一步凸显,如何应对可能产生的问题,值得高度关注。除了继续落实2018年、2019年实施的一系列为中小企业纾困的工作,2020年通过降准、引导利率中枢下移,以及创造更加公平的融资环境,都将有助于中小民营企业融资和融资成本下降。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可能进一步凸显,如何应对可能产生的问题,值得高度关注。除了继续落实2018年、2019年实施的一系列为中小企业纾困的工作,2020年通过降准、引导利率中枢下移,以及创造更加公平的融资环境,都将有助于中小民营企业融资和融资成本下降。   如何进行更灵活的逆周期调控政策?中小微企业明年的生存状况如何?怎样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的融资压力?市场偏好不利于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怎么解决?明年对冲整体经济下行压力的增长点在哪儿?   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   李湛的主要观点:民营中小企业公开市场净融资为负,融资压力依然较大,这种情况因为市场偏好等原因还将维持一段时间。在减税降费的同时,有必要适度压缩国有金融机构的利润规模以满足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宏观经济层面上,明年看好基建投资对其他投资下行风险的对冲。   第一财经:最近学界讨论的比较多的未来我们逆周期的调控政策怎么来安排,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小步推进,还有一种是相机抉择,大家现在讨论比较多,您觉得这中间的一些细微的差别是什么?   (逆周期政策更加灵活)   李湛:我是这样理解的,这两个选择实际上在方向上是一致的,他只是说在操作细节上有一些差别,但是实质上是没有差别,比如说我们明年如果经济压力比较大,央行的货币政策可能在一些放松的手段上,它做一些技术性的处理,这就是相机抉择,然后如果是说有更大的不确定性,如果经济下滑的力度更大,央行可能它在第二种选择上他会更加尺度大一点的来放松,所以说相机决策就是根据未来这种政策的变量和外部环境和内部经济增长率的变化来确定。   第一财经:在您对于明年的展望报告当中,您觉得明年中小微企业它还是有一定的不确定性的?   (民营中小企业公开市场净融资为负融资压力较大)   李湛:是这样的,明年中小企业我们说包括中小科技企业,它一方面是有一些乐观,我主要是体现在资本市场,我们都知道从科创板增量改革延伸到创业板,所以说会给很多相对比较成熟的中型企业有个比较好的融资的机会,而且是很重要的股权融资的机会,有可能降低它的负债率。另外从债权的角度来看,我们实际上可以看见债券的融资量是在往上放的,但是这里有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就是说我做 c 了一个公开市场债务净融资的一个数据的整理,我发现从2017年底到现在,就今年的第三季度,我们的民营的中小企业,它的公开市场净融资是负的,也就是说它到期要归还的债务,与他在债券市场公开发行的这种债务来比,它还是一个负数,所以这个时候对中小企业的融资压力还是很大的,特别是债务的融资。   第一财经:(中小企业)公开市场的净融资还是负的。   李湛:主要是债券方面的。   第一财经:未来的趋势怎么样?还继续会是负的吗?   (市场偏好高评级债不利于中小企业融资)   李湛:这个形势不太乐观,因为我们看到最近的债券市场的这种偏好,越来越(偏向)这种安全和风险规避型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利率债或者是高评级的公司债的这种收益率不断的往下在走。另一方面,2A以下的这种评级的公司,尤其是民营企业的公司,它即使债券的票面利率很高,可能投资人的认购都不愉悦,所以说它即使想发,你有这个能力发,而且还不一定发得出来。所以这个就形成一个对它的压力。   第一财经:有没有一个可操作的解决方式?   (中小企业需要更公平的融资环境)   李湛:我觉得它的症结还是在于改革,一方面我们市场上要形成对民营企业的一个制度的公平,具体到比如说你银行的放贷员,他对他的激励或者是考核机制上面,甚至对他最后的评定方面。如果激励的和约束的机制能公平的话,我觉得会对中小企业的融资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改善。   第一财经:刚才说的这些中小微企业所面临的问题,您觉得应该适当的去压缩一下这些国有的金融机构它的利润的空间,防止他们在这种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可能对于本来需要资金的这些企业来说,过多的去摄取他们的利益,所以这方面您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办法可以去操作?   (金融机构拿走了过高利润)   李湛:从宏观的结构上面看,我觉得主要是金融系统,尤其是因为我们以间接融资为稳,尤其是银行,因为我们国家银行的存贷的差额,我们就说吃利差这种比例在大国里面我们算最高的了。如果贷款的利率相对更优惠一些,直接就对这些实体的中小企业它的融资,第一个是它融资的便捷性,第二个就是说我融资成本的降低,这样会给中小企业,甚至是一些上市公司会直接给他的一些利润的空间。从数据上也我们可以看到深交所、上交所所有的上市公司,我们可以看一下第一最赚,就是说利润最高的就是我们的银行,所有这些上市的银行,特别是四大国有银行,它的利用的空间,它可能是整个上市公司占了最高的比例。所以这个也可以看出来,如果金融系统吃了过高的利润的话,相对来说其他上市公司的利润它就会薄很多。   第一财经: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LPR明年是不是也可以适当的往下再拉一拉价格?   李湛:我觉得在适当的时候是这样的,是可以这样做的。   第一财经:这样的话也是让这些大型的国有金融机构释放一些空间出来。   (利率中枢下移支持融资成本降低)   李湛:对,它这是一个相对的比例,就是说你在融资就是给企业发放贷款的这一部分,或者降低了当然你一些理财产品,我们也可以明显看到,以前社会上的一些大额的理财产品收益都很高,是一般的5%以上中长期的,现在如果整个社会的这种中枢,实际上我们看央行的中枢也是慢慢往下降的,我们看国债债券市场利率也慢慢往下来走,那这样的话,它实际上从投资者和个人或者是银行的理财产品来说,它这方面也应该降,当然存款本来活期存款利率就比较低,但是相对这种大额的理财产品,实际上这个量也是非常大的,它的成本也要往下降,这样的话就是银行实际上如果双降的话,它自己让利的空间实际上是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给整个的终端我们说实体制造业企业的这种融资成本就会做到一个有力的支持降低。   第一财经:事半功倍。   李湛:对。   第一财经:您的报告当中还提到了房地产投资明年可能会有一些下降的情况下,基建投资会对冲一部分下降趋势。您觉得明年基建对于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有多少?   (基建投资会对冲房地产部分下行压力)   李湛:我们之前说双轮驱动基建和房地产,当然在“房住不炒”的情况下,就房地产它是维持一个增速就可以了,所以这一块拉动经济的最大的引擎。在投资方面主要是看基建,但基建确实它也有存在一定的隐患,就是说任何东西你投资都要钱,以前投资的主体一定是地方政府,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整个的债务的约束还是很强,而且我们对地方政府很多地方的债务也是对他的负责人要终身追责的。 这样情况下就是说一方面大多数地方政府的债务比例已经很高了,他没有办法,我再借很多增量的钱再去做增量的这种基础设施的投资,所以这方面是一个很大的约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今年包括专项债最近也在加快审批,而且对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也在加大,所以这一块会支持地方政府的这种资金的实力,使他可以来加大地方基础设施的投资。   第一财经:所以明年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会有一个缓慢的回升?   (基础设施投资明年将小幅回升)   李湛:我们觉得是的,包括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包括地方债,而且包括地方城投发的债券也是整个量都在增长,这样增长上去我觉得是会使他有实力去增加基础设施的投资。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您还提到了现在我们所有的政策,包括您刚才说的这些货币政策也好,财政政策也好,逆周期的这些调控政策,其实它的目的是在托底经济,可能会在一个相对来说比以前那么快速增长,没有那么快的这么一个区间当中,必须要接受这种增速。   (逆周期宏观调控政策意在托底经济增长)   李湛:实际上我们国家有近30年的30多年的高速增长,所以在增长过程中,我们现在等于说换挡,我们要一个高质量的,我们要新旧动能的转化。,你从高速到中速,我觉得在中速,比如说你5%左右,你维持一个10年左右的增长,甚至是还可以继续放松。4%~6%的区间,我们维持一个10年左右的增长,我觉得对中国整个经济结构的调整,经济质量的提高是有一个莫大的帮助的。然后我刚才之前也提到,就说中国比如说我们在地方政府债务方面,包括我们的M2的存量已经比较大了,我们没有必要再去推动原有的这种高投入的这种经济这种模式,我们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一定要在这种常态化的稳健式的这种中速增长上来进行结构性的一个调整。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DF381)